Risk Management

Page 1 of 2

金融危机不可避免吗 2017年的夏天标志着距上次重大金融危机已经十年了。我们可能会问自己,假设还有下一次,那么金融危将机会以什么形式、最重要的是何时会发生?我们可能还会问,我们是否从这些错误和危机中学到了东西?这些并不是绝对的。最后,下一次危机将会因何而起?是否会发生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例如最近的一次的危机?这些都是我想要解决的问题,虽然我也无法确保我的答案是否权威。

金融危机不可避免吗

金融危机不可避免吗

François Masquelier RTL集团 公司金融和财资部负责人兼欧洲企业司库协会名誉主席


2017年的夏天标志着距上次重大金融危机已经十年了。我们可能会问自己,假设还有下一次,那么金融危将机会以什么形式、最重要的是何时会发生?我们可能还会问,我们是否从这些错误和危机中学到了东西?这些并不是绝对的。最后,下一次危机将会因何而起?是否会发生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例如最近的一次的危机?这些都是我想要解决的问题,虽然我也无法确保我的答案是否权威。。

金融危机留下了什么?

金融危机可以留下什么?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什么?当然,总会学到一些新的知识。那么,我们是否会在金融危机下越来越强大?也许会。然而,学习的过程似乎需要比预期花费的时间更长。我们对于逆境会有一个短暂的记忆。但是人们和金融公司都太健忘了。当然我们都试图做得更好,但并不总能达到我们的预期。危机的根源和本身就像时尚潮流一般来去匆匆,就像是个伴随细微变化的无限循环,就好像存在着那么一个危机的周期,注定要一个接一个地重复下去。

真正的问题是如何进行防范,而不是危机发生后的处理。试图实现太多往往会弄巧成拙,在危机中,用力过度往往是危机自身和其形成规模的原因。多米诺骨牌效应或者连锁反应意味着今天的一切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危机迟早会通过连锁反应的影响而结束,这是一种间接伤害。它也有好处,从2007年以来欧盟做的预算在一定程度上惠及了大家。还应指出的是,在欧洲的监管方面,这种行为做得相当干净、公正。国家试图再次在资本主义体系的齿轮上起关键作用,同时扮演着监督和守护者的角色。

对金融体系的展望

虽然我们可以合理地认为,现今的金融体系比上一次危机前的更富有弹性,但事实上,消防员仍在现场扑救火灾,以免死灰复燃。我们最好记住Janet Yellen在英国学院的演讲中的话:“我希望,同时也认为,我们有生之年不会有再经历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她认为,比1929年还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在她的一生中不可能再发生。当然我们希望她能健康长寿,但我不想对她的观点做出评判。我们希望政府和管理者可以从他们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否则,不难想象另一场危机的突然爆发。

然而,我们仍需保持警惕。其中一个问题是,是否会有从内部崩溃的风险。事实上,债券市场(并不是股票市场,尽管其价格非常昂贵)存在投机泡沫。由于长期利率过低,一个突如其来地回潮就可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一次爆发将不再会超过可能性的边界,公司的利息负担将大幅飙升。此外,国际清算银行(BIS)已经对“债务陷阱”发出警告。美国企业自2008年以来一直没有杠杆化。许多“僵尸”公司的利息费用已经超出了扣除财务费用和税收的利润。没有人对高股价和高股价收益比率有大的争议。根据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Robert Shiller提供的数据,股价与收益的比率超过了30,这个数字仅高于1929年前和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之前。

因此我们有许多担心。中国是另一个风险因素。某种着陆可能正在进行,但并没有证据显示这是一场软着陆。中国被认为是十分脆弱的,但同时又足以影响世界上的其他地区。目前对这个国家存在一个令人担忧的过度依赖。然后还有“影子银行”的存在,几乎没有对其实施的监管,包括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投资基金、众筹等等。

2007年的危机始于三个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问题。如今人们指出,极速发展的ETF(交易所交易基金)可以实时追踪报价和交易的资金。其中许多资金被用作投机,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来源。另一个风险是指所谓的“次级”汽车贷款,我们在讨论的是1.2万亿美元左右的数据,比2007年高出50%。这些贷款已经明显地被证券化并且转售给贷方,他们正在管制下。然而,没有人想看到第二次次贷危机,但又有谁知道会怎样……

欧洲危机是有可能发生的,这就是为什么要准备保障措施。系统性银行可以通过加强股权更好地进行监管。但这些就足够了吗?自救机制已经取代了著名的救市机制,股东不得不进行自救而不是依靠政府,毕竟政府已经被榨干了。意大利仍然是一个亟待观察的火药桶:为了拯救本国的银行意大利政府已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然而令人高兴的是,由于负利率,各州在整个欧洲所欠的债务减少。

与此相反,即使Macron继任且加上Merkel连任,经济增长依然疲缓、政局仍然脆弱。地缘政治风险是接下来我们需要最大限度关注的点,例如,最近西班牙危机中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再如同某些南美国家和阿拉伯世界中隐含的危机,朝鲜也是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房地产一直是风险的主要来源之一,住宅业在很多欧洲国家是十分危险的。攀升的家庭债务向来都是负面因素。Donald Trump提出的放松管制观点看起来也是灾难性的,即认为情况会好转所以可以放松管制,这在业内人士和其他经济学家看来是在犯罪。网络攻击和其它类型的计算机犯罪的风险严重地影响到我们。现在全世界有越来越多的黑客,而且勒索赎金和其他数字犯罪的报道经常出现。最后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类似臭名昭著的“黑天鹅”事件可能会引发一切。我所涉及到的某些风险的组合或叠加可能会导致整个事件的发生。因此我担心,另一场巨大危机出现的危险并未完全消失。此外,人的本性会使我们花费更多的时间去解决上一次危机,而不是防止下一场危机。

Next Page   2 

Save PDFs of your favorite articles, authors and companies. Bookmark this article, or add to a list of your favorites within mytmi.

Discover the benefits of myTMI

 Download this articl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