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 & Liquidity Management

Page 1 of 2

把握融资机遇赢得竞争优势 如今可能有一些商界领袖不承认获得流动性是持久经营业务的关键。事实上,下降的或负的自由现金流和未解决的未来到期债务期限是陷于困境的公司的最强的警报信号之一。《巴塞尔协议III》等法规正对企业使用银行债务融资的能力构成压力。同样重要的是,公司需要与在本国市场(如中国)有较大流动性的企业展开有效竞争。因此,司库正而且应寄望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的市场和资金来源。

把握融资机遇赢得竞争优势

把握融资机遇赢得竞争优势

Helen Sanders——编辑

如今可能有一些商界领袖不承认获得流动性是持久经营业务的关键。事实上,下降的或负的自由现金流和未解决的未来到期债务期限是陷于困境的公司的最强的警报信号之一。《巴塞尔协议III》等法规正对企业使用银行债务融资的能力构成压力。同样重要的是,公司需要与在本国市场(如中国)有较大流动性的企业展开有效竞争。因此,司库正而且应寄望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的市场和资金来源。

贸易扩展

随着中国和印度的增长放缓(尽管增长水平仍远超大多数西方市场),公司需要更加创新,通过开拓新的市场和大力改善运营与金融效率,找到维持经济增长的办法。德意志银行环球交易银行贸易融资和现金管理部亚太区主管Kaushik Shaparia概括道,

“保持增长日益成为亚洲的一个严峻挑战,因此公司正寻求进入新市场,以增强自己的竞争力。因此,我们看到在贸易融资业务的扩大(特别是在亚洲),它的发展比境内或境外贸易更迅速。”

区域内贸易在亚洲的增长有多种含义。当然,在许多情况下,这些贸易流量发生在外国跨国公司之间。然而,来自本地和区域行为体的竞争会继续加强。这些区域行为体与外国跨国公司之间的区别之一是他们的融资方式。在大多数情况下,西方公司集中开展他们的融资业务,通常是在他们国内或靠近他们的国内或在欧洲或北美的核心传统市场。在这些市场中,流动性约束和不断增长的监管要求使得评级不高的公司更难获得传统的融资渠道。相比之下,亚洲的跨国公司或与那些在本地融资的公司有可能通过本地市场获得更好的定价,可能不会受到相同的制约。花旗集团的Vishal Kapoor指出,

“亚洲银行有很高的流动性水平,传统贷款是本地银行的主要业务活动。贷款环境仍是良性,对企业贷款信心十足,这导致银行息差比其他地区更加收窄。”

然而,短期借贷更容易促成流动性,尤其是在中国以外,德意志银行的Kaushik Shaparia解释说,

Kaushik Shapira“从短期来看,区域性银行——包括那些处于扩展中的日本、澳大利亚以及亚洲的银行——经常有很高的流动性,可能还没有采用《巴塞尔协议III》等全球性法规。从长期来看,价格在逐渐上升,而且,由于可利用的价格减少,司库的优先事项是融资,而不是定价。”

但德意志银行的Deutsche Bank指出,

“虽然亚洲跨国公司与外国跨国公司在行为和优先事项上有区别,但这些区别开始变得模糊。非亚洲跨国公司一般都通过集团财务部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融资,包括双边贷款和全球供应链融资方案。这些公司通常与较少的银行合作,维系全球关系。因此,区域财务中心较少关心融资成本,而交易银行服务与通过提高运营效率降低成本是一个更受重视的优先事项。总部设在亚洲的跨国公司更在意融资成本,不太注重业务和流程效率。然而,随着公司在全球的扩展以及亚洲跨国公司与外国跨国公司之间差异的消失,这些特点现在变得不那么明显了。”

融资需求、制约和机会是所有企业的问题,总部设在世界各地的企业之间的差异可能会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明显;然而,获得融资仍然是一个任何公司都无法忽视的区分竞争力大小的指标。德意志银行的Kaushik Shaparia评论道,

“有能力取得较长期融资的公司拥有竞争优势,尤其在为大型资本项目融资上。中国企业往往能够获得项目关联投资或出口信贷机构融资,而总部在其他地方的公司正在寻求他们的银行支持,以便在同等的基础上竞争。”

这不仅为总部设在亚洲以外、特别是中国以外的跨国公司的司库造成两难处境,而且对他们的银行也是如此,特别是对其中那些已经或即将遵守《巴塞尔协议III》的公司。正如Kaushik Shaparia继续说道,

“《巴塞尔协议III》对银行产生相当大的影响,特别是当贸易融资和某些形式的表外融资影响到融资率时。这转而影响长期和短期融资的可获得性和成本。”

随着越来越多的银行采用《巴塞尔协议III》,在融资方面的差异可能变得不那么明显;然而,也有其他积极变化。最近有消息说,超日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Chaori Solar Energ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已拖欠支付其10亿元人民币债券的利息,这反映了中国在从管制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又向前迈进一步,因为风险正被引入市场。这从市场动态来说是积极的,因为它表明市场经济运转中必不可少的风险正被引入,这会相应地对定价和信用产生影响。

供应链的应变能力

总部设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跨国公司都不满足于发展和维持一个具有竞争性的地位,而且像他们在其他地区的同行一样,他们正在扩大他们的资金组合。花旗集团的Vishal Kapoor解释道,

“大型亚洲跨国公司的融资方式正变得日益复杂。例如,虽然他们过去可能从本地银行得到营运资本或定期融资,但是他们现在正在探索金融供应链的优化和供应链融资等营运资本工具,这些工具通常在欧洲和北美已经得到较好的运用。”

德意志银行的Kaushik Shaparia表示同意,

“司库和商界领袖现在更加重视供应链的稳定性,因此他们从他们的银行寻求解决方案,以帮助他们(包括供应商和经销商)实现这一目标。使用经销商以前视为消除风险的一种方式,而现在,简化流程的能力也被公认了。”

由于对供应链的再度关注,我们看到来自传统融资形式的转变——如支持供应链融资的双边贷款。这使得原公司及其供应商或经销商能够以其有关的信用状况获得信用套利的价值。在一些情况下,公司推出供应链融资方案,而在其他情况下,他们逐个市场地推行它们。

至于在其他地区,供应链融资方案日趋成熟,更加注重高效地遴选供应商,最大限度地提高营运资本的益处。德意志银行的Kaushik Shaparia谈到,

“随着供应链融资方案需求的增长,我们看到早期方案发生的变化。例如,在过去,与银行有委托关系的公司往往会简单地建议他们的供应商使用相同的银行来获得方案中的融资。如今,出台方案时的一个重要标准是银行遴选供应商的能力,如何选择和利用供应商成了一个关键的绩效指标。” 

Next Page   2 

Save PDFs of your favorite articles, authors and companies. Bookmark this article, or add to a list of your favorites within mytmi.

Discover the benefits of myTMI

 Download this article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