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A

Page 1 of 4

团结就是力量 ——专访欧洲支付委员会主席Gerard Hartsink 本期《国际财资管理》(TMI)的主题是单一欧元支付区(SEPA),本刊编辑Helen Sanders特意专访了即将离任的欧洲支付委员会(EPC)主席Gerard Hartsink。Gerard Hartsink曾在荷兰银行工作多年,除欧洲支付委员会的职务外,他还是持续联系结算银行(CLS)的执行总裁,也是SWIFT的董事会成员。

团结就是力量——

专访欧洲支付委员会主席Gerard Hartsink

Helen Sanders 编辑

本期《国际财资管理》(TMI)的主题是单一欧元支付区(SEPA),本刊编辑Helen Sanders特意专访了即将离任的欧洲支付委员会(EPC)主席Gerard Hartsink。Gerard Hartsink曾在荷兰银行工作多年,除欧洲支付委员会的职务外,他还是持续联系结算银行(CLS)的执行总裁,也是SWIFT的董事会成员。2012 年6月底,他的欧洲支付委员会主席职位将由Javier Santamaria接任。

您作为欧洲支付委员会主席任期即将届满,您认为在任期间个人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很难知道如何衡量成就,尤其是衡量自己!最近我很荣幸被荷兰女王授予荷兰王室勋章(Officer in the Order of Orange Nassau),这是对我在欧洲支付委员会工作上所做贡献的肯定。从个人层面来讲,我认为我最大的贡献是将众多不同的持分者凝聚到一起,共同为SEPA而努力,尽管他们有不同的关注点和目标,代表不同的群体,讲不同的语言。作为家里11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我深知将具有不同利益和技能的人凝聚在一起的重要性和挑战性!例如,与来自欧洲企业司库协会(EACT)的Olivier Brissaud和Gianfranco Tabasso的合作就是很愉快的经历。我认为,我们合作得很好,尽管我们的观点和侧重点不同,但我们一直保持着坦诚的交流,并找到了建设性地推动工作的方法。

我们不仅合作制定了SEPA贷记转账(SCT)和SEPA直接借记(SDD)规则手册,还创建了欧洲支付委员会客户持分者论坛(CSF)。客户持分者论坛专门解决支付服务用户在SEPA贷记转账和SEPA直接借记计划以及相关标准方面的需求。客户持分者论坛成员代表了在欧洲层面运作的广泛的跨界别利益群体,包括消费者、企业和中小型企业。2009年,欧洲支付委员会还发起成立了卡持分者小组(CSG),汇集了来自其他四个部门(零售商、供应商、处理商和卡计划)的代表。我希望客户持分者论坛能取得更大进展:目前企业代表性不够,有些用户群体(例如公共部门)的代表也太少。思想上的合作与协调,对成功推广一个会影响所有以欧元收付款的用户的计划至关重要。

不过,跨行业的合作模式已建立起来,这对开拓SEPA的价值十分重要。例如,我们正在使用同一方法推动决定如何使用移动芯片渠道启动支付。与其他所有SEPA相关项目一样,这类方案的风险是人们并不总是愿意参与,但这样做的价值会是巨大的。

向SEPA贷记转账和SEPA直接借记转移的限定日期已确定,您在企业和机构的态度和采用方面有什么期待(或希望!)?

欧洲立法机构最终达成了国内支付系统的停用日期,现在已开始倒计时。2012年2月,代表欧盟成员国的欧洲议会和欧洲支付委员会通过了《关于确立使用欧元进行贷记转账和直接贷记的技术和业务要求的(EU)260/2012号规例并(EC)924/2009号修正规例》(SEPA规例),规定2014年2月1日为欧元区本规例核心条款合规限期。在非欧元国家,限期则为2016年10月31日。这实际上意味着,在这些日期,现有的国内欧元贷记转账和直接贷记系统将被SEPA贷记转账和SEPA直接借记取代。就我所看到的,一些企业在向SEPA转移方面已取得很大进展,但还有一些尚未开始。转移不单影响财务部:采购、销售和人事等部门也需要参与进来,进行供应商、客户和员工方面的变革管理。

在“SEPA准备状况”方面,不同国家也存在差异。卢森堡和芬兰都已为SEPA准备就绪,主要是由于政府最高层有很大决心,法国和比利时情况也相似。而在荷兰等国,需要更长时间来凝聚向SEPA转移的动力,但这毫无疑问会发生。重要的是,转移现在是确定要做的事。

鉴于目前对欧元及欧元区成员未来的推测,很容易认为SEPA可能会受制于同样的不确定性,事实并不是这样。支撑SEPA的是《支付服务指令》(PSD),该指令将整个欧盟(包括不以欧元作为国内货币的国家)涉及支付的法律条款和条件一致起来。在一些情况下,例如,匈牙利本地货币福林的支付受制于SEPA贷记转账规则和标准,这就将银行和跨国企业的标准化和一致性好处扩大到了单一货币以外。

目前,SEPA工具只限于SEPA贷记转账和SEPA直接借记,您期待或希望看到未来开发新的工具吗?谁可能会推动这些开发?

当然,开发新工具还有巨大空间,例如移动电话和电子支付渠道。既然我们有了标准的SEPA贷记转账和SEPA直接借记工具,应该能够使用不同装置(例如通过以某种方法构建移动芯片)启动支付或者发出指令。基于不同持分者的通力合作,我们在这方面已做了大量工作,但这一工作仍未达目标。有些群体担心移动运营商的影响程度,但整体上,讨论的进展很有建设性。尤其是,需要注意消费者在移动运营商、手机等方面的选择自由不要受到影响,反而应该通过开发新工具得到加强。

Next Page   2 3 4 

Save PDFs of your favorite articles, authors and companies. Bookmark this article, or add to a list of your favorites within mytmi.

Discover the benefits of myTMI

 Download this article for free